黄克诚抓党风:正人先正己

王子君
2018年07月04日10:47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核心阅读

“党风搞好了,党就有希望”。黄克诚在中央纪委工作的7年中,以虚弱的身体,在迟暮之年,掮起一面抓党风肃纪律的大旗,将已近黄昏的生命,燃烧成灿烂辉煌的晚霞,映红岁月,奏出一曲不辱使命、绝对忠诚的人生华章!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黄克诚当选为中央纪委常务书记。在罢官受审近20年后,他重返政治舞台,回到公众视野。

走马上任之际,黄克诚请示中央纪委第一书记陈云:纪律检查委员会主要抓什么?陈云明确回答“抓党风”。黄克诚对此非常赞同,认为“党风搞好了,党就有希望”。他强调工作人员要严于律己,以身作则。“纪检干部要像保健护士,自己要身体健康,不能自己带着病、带着很多细菌来做保健工作!”

黄克诚一向清正廉洁,在抓党风问题上,更是强调正人先正己。这个正己,包括对自己、对家属、对身边工作人员、对部下,就是要保证自己“健康”。

“是一套房子重要,还是抓党风重要?”

中央纪委成立后,很快颁布了一系列党规党法。其中《关于高级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是针对党内一些干部利用职权谋求私利、贪污腐败、生活特殊、使党的威信受到损害的现象而制定的具体规定,共十项,意在敲响警钟,领导干部不能搞特殊化。

《规定》颁布之日,黄克诚就对妻子唐棣华说:“中央纪委规定,各级领导干部只能享受一套由公家提供的住房。有了规定,我们总要带头按规定办。现在公家给我安排了住房,你单位以前分给你的宿舍就要归还给单位。”

唐棣华问:“你是说乾面胡同的那套单元房?”

黄克诚被罢官后,唐棣华也跟着挨批判。她精神上受了刺激,有一阵患了严重的抑郁症。适逢单位分房,按她的级别在乾面胡同分给她一套三居室的单元房,她就和黄晴、母亲等人搬到了乾面胡同住,只在周末回大水车胡同4号院。黄克诚外放山西后,大水车胡同4号院就腾退了,唐棣华率全家人都挤住在这套单元房。这套住房虽小,却为唐棣华和子女们遮风避雨,使他们度过了最难忘的岁月,现在要归还,从情感上真有些舍不得。

“舍不得也要舍!你也是一位抗战时期就参加了工作的老干部,既然中央纪委有了规定,不管别人执行得如何,黄克诚家要带头。是一套房子重要,还是抓党风重要?”黄克诚说。

唐棣华连忙说:“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去办交房手续!”

黄克诚知道妻子对那套宿舍充满了感情与回忆,但正人先正己的话,不能只挂在嘴巴上。他强调说:“谢谢你理解我,支持我。你是黄克诚的妻子,从严治党,治家是其中的一部分。高级干部必须从严治家。抓党风是要落到实处的。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实处就是生活上不要和人比,艰苦朴素的作风不能丢。”

“一定要查!我的部下那更要查!”

1980年1月,主持总参工作的杨勇,为欢送调离总参的李达、张才千,同时欢迎调来总参工作的张震,在京西宾馆请他们吃饭。这顿饭共花去400元,结账时,杨勇以总参的名义开了一张400元的发票。几天后,这件事被举报到中央纪委。黄克诚知道后恼火地说:“这种做法是违反《规定》的,这件事要查一下!”秘书小心地提醒他,现在公款吃喝比较普遍,光查这事不妥。再说杨勇、张震都是他的老部下。

黄克诚态度十分坚决:“一顿饭吃掉400元,一个农民一年能挣几个钱!我们吃的、喝的,都是农民辛辛苦苦生产创造出来的。一定要查!我的部下那更要查!要查,涉及天王老子都要查,不仅要查,还要处理。谁出主意谁出钱!其他公款吃喝的,发现一个也查处一个。”

杨勇、张震和黄克诚当年共同浴血奋战,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听说黄克诚要查这件事,开始,杨勇认为是小题大做。不少人也前来为杨勇说情,张震等参与饭局的人也请求共同承担责任,饭钱他们大家来分担,小事情低调处理一下算了。

黄克诚思考得却很深刻。党内所出现的不正之风,与许多领导干部不能以身作则有直接关系,这是人民群众最不满意的地方。只有党的高级干部廉洁自律,才能形成良好的党风。作风无小事,件件都是关系到党风问题的大事。他给杨勇打电话,批评道:“杨勇,你官当大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杨勇放下电话就赶到黄克诚那里承认错误:“公款吃饭的事我错了,我作检讨!您也不用查了,是我出的主意。这顿饭钱我自己出。”

“杨勇啊,你不要以为交上这个钱就心安理得了。请总参几位领导吃顿饭说起来事情不算大,但中央有规定,发了文件,领导就要带头执行。这不是400元钱的小事!是党的高级干部工作、生活作风的大事!高级干部不带头,刚制定的《规定》不成了放空炮?党风何时能好转?!在端正党风问题上,越是高级干部,越是老部下,才越要严格要求,不然怎么服众?”黄克诚语重心长地说。

杨勇深感震撼,也彻底意识到这不是400元钱的问题。第二天,他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400元补上饭钱,并作了检讨,还主动在总参发了通报。

“在抓党风问题上要有赤子胸怀,更要有铁石心肠。”

“两案”审理领导小组成立之前,中央纪委根据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已临时设立了第二办公室,对外称“中央纪委二办”,专门承接新中国成立以来所有历史事件的清查和审理工作,包括审理“两案”工作。“两案”审理领导小组成立后,“中央纪委二办”就成为领导小组的下设“两案”审理办公室,对外仍称“中央纪委二办”,曹广化担任第一主任。

眼看春节就要到了,有同志提议,“二办”有许多从军队抽调来的同志,应该按军队的习惯搞个会餐。曹广化同意会餐,让下面筹办一下。

黄克诚听说后,叫来曹广化板着脸问:“会餐花的是公家的钱吧?”

曹广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道:“黄老,这个事是我考虑欠周到,当时只想到大家辛苦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会个餐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上升到事关党风党纪的高度看问题……”

黄克诚见曹广化不仅没有狡辩,而是主动检讨,心里的气减了不少,面上的表情缓和了:“广化啊,我们中央纪委天天说要抓党风,自己却用公款大吃大喝,这怎么带头抓党风?你是中央纪委常委、二办主任,又分管机关事务,不请示,不讨论,自己做这个主,是错误的。党风好转是一件一件小事体现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

曹广化连忙应道:“黄老,您说得对,我这就回去写检讨,在全机关作检讨!”

曹广化是认真的。黄克诚所经历的坎坷,比很多人要多要重,可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切从国家大局着想,襟怀坦荡,这样的品格,又有几人能和他比?他突然理解了当初中央为什么坚持让一个眼睛都看不见的老人出任中央纪委常务书记之职,黄克诚的品格风范,就是党风的一个标杆啊!

曹广化一返回办公室,立即取消了会餐计划,并就会餐之事作深刻检讨。

“我去玉泉山,也得约法三章。”

黄克诚复出后,因身体虚弱,部下和熟人纷纷劝他去南方休养一段时间,他却担心劳师动众,坚决不去南方休养。他说:“我一出去,就要带一帮人陪护,那要花公家多少钱!还要给地方添很大麻烦,去不得,不能去!如果不是工作需要,去就是浪费。即使浪费掉一分钱,也愧对老百姓。”

事情不知怎么反映到中央领导那里了。中央很重视黄克诚的健康,陈云等领导同志指示中办,要他就近到玉泉山去休养一段时间。陈云动员他说,玉泉山环境安静,既有利于康复,又可兼顾工作。黄克诚这才答应,但又提出,他去玉泉山,也得约法三章:一、只带一个秘书,不带家属和其他随员;二、家属除星期日以外,不要去看我;三、一切生活费用自理,不要公家补助。陈云同意后,他才住进了玉泉山五号院,一边养病,一边工作。

黄克诚在中央纪委工作的7年中,以虚弱的身体,在迟暮之年,掮起一面抓党风肃纪律的大旗,将已近黄昏的生命,燃烧成灿烂辉煌的晚霞,映红岁月,奏出一曲不辱使命、绝对忠诚的人生华章!

原载:学习时报

(责编:王婧倩)